有价值的文章
才值得我们收藏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 点击下方音频,收听今天的文章

今天和大家分享一首久别重逢的诗,杜甫的《赠卫八处士》。

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

今夕复何夕,共此灯烛光!

少壮能几时?鬓发各已苍!

访旧半为鬼,惊呼热中肠。

焉知二十载,重上君子堂。

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。

怡然敬父执,问我来何方?

问答未及已,儿女罗酒浆。

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。

主称会面难,一举累十觞。

十觞亦不醉,感子故意长。

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。

我们今天的人,东奔西走已经是常态了。我们因为求学、工作、婚姻等各种原因,离开家乡,离开熟悉的生活,投身新的社会环境,结交新的朋友。自己呢,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个新的人。曾经情投意和的发小,曾经形影不离的闺蜜,都慢慢地被我们封存在记忆深处,如果有幸重逢就会发现,眼前的这个人与我们记忆中的那个人几乎就像是两个人,那此刻的自己和当年的自己又该有多大的差距呢?抚今追昔,真是悲欣交集啊!咱们现在搞同学会不是常有这样的感慨么。杜甫的这首《赠卫八处士》讲得正是这种情形。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卫八处士是谁啊?我们已经不能确切地知道了。只能从诗题判断,此人姓卫,排行第八,一辈子没做过官。我们还知道此人是杜甫青年时代的好友,开元盛世后期,两个人有过一阵子意气相投的少年游。再次见面已经是20年以后了。那时候,安史之乱刚进入第三年,还远没有结束,社会动荡,诗人又被贬官,正是百事不顺。时代的乱离和人生的聚散交织在一起,那这样的重逢该怎么写呢?看杜甫的吧。

先看前四句: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今夕复何夕,共此灯烛光。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奈啊。明明是好朋友,却想参星和商星一样,此出彼没,总不能相见。你看诗一开头,起得就奇。奇在哪里呀?它把普通人的人生感慨一下子拉到了宇宙星辰的高度啊。那为什么要说到参星和商星啊?因为这两颗星,是在黄道东西两边,相隔180°,商星从东方升起的时候,参星正好没入西方,两颗星此起彼落,永不相见。那问题是一个升起一个落下的星星,也不只有参星和商星啊。那为什么非要用这两颗星呢?

因为根据《左传》的说法,这两颗星,其实是上古五帝之一高辛氏的两个儿子。这兄弟俩整天打架,所以爸爸就把老大分封到商,就是今天的河南商丘,主管商星。把老二分封到大夏,就是今天的山西太原,主管参星。让兄弟俩别再见面,就像这两颗星星一样,所以参商又有不和睦的意思。可诗人和卫八处士并非互不相容,而恰恰相反,他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。却也不免像参星和商星一样,凑不到一起,这不是造化弄人吗?

所以说,这首诗的开头,就已经渲染出了一种人生的无力感。这种无力感,不是属于哪一个人,是属于所有人的,这是一种人生常态。可是,也正是由于这种不如意的人生常态,接下来的两句才会如此动人。

 “今夕复何夕,共此灯烛光”,今晚到底是什么好日子啊!我居然能和你坐在同一盏灯光下。今夕何夕,这正是一个特别古老的人生感慨啊。诗经里就讲“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”。今夕何夕真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喜悦啊。就像是说,“这是真的吗?我不会是做梦吧”。那“共此灯烛下”,诗人进门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
这么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飘然而至,卫八处士也一定觉得难以置信吧。他一定会举着灯烛照了又照,如梦如幻啊。那从诗人的角度来看,入夜时分,天涯羁旅,本来应该是凄凉的吧,可是这次投宿的不是旅店,而是朋友的家。朋友的烛光照亮了自己,这又是多么温暖啊。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今夕复何夕,共此灯烛光”,读着这两句啊,连我们都会觉得,久别重逢真是喜出望外,暖在心头。那接下来呢?

“少壮能几时?鬓发各已苍。访旧半为鬼,惊呼热中肠”,久别重逢的激动过去了,细细打量,悲从中来啊。原来咱们都老了啊。当年分别的时候还是翩翩少年,再次相见,诗人也罢,朋友也罢,都已两鬓苍苍了。前两年不是有一首十分流行的歌曲《时间都去哪了》,所谓“少壮能几时?鬓发各已苍”,就是歌里唱的,“时间都去哪了?还没有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”。这种对于时光流逝、岁月无情的感慨,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啊。自己老了,卫八处士也老了,那当年的朋友呢?

问问这个,没了;问问那个,也没了。“访旧半为鬼”,一问之下才知道,当年的青葱少年,已经有一半都成了泉下之鬼了。这样的答案,一般人都觉得难以接受,何况是多情的杜甫啊。问一声,叹一声,心里翻江倒海,如烈火焚烧,这就是“惊呼热中肠”啊。当年汉武帝也讲过“少壮几时奈老何”,曹丕也讲过“亲故姓名半为鬼录”。人到中年,本来就难免亲朋凋零的悲哀,何况诗人还赶上了安史之乱呢。时代的悲剧放大了人生的悲剧,让人不由地“惊呼热中肠”。“共此灯烛光”是热的,“访旧半为鬼”是冷的,刚一见面,诗人的心就已经冷热交织,悲喜交加了,那接下来呢?

 “焉知二十载,更上君子堂”,逝去的已经逝去了,那就更加珍惜眼前人吧。所以,诗人的视线又回到了当下。真没想到时间过了二十年,我还能踏进你的厅堂。从这两句话开始,诗人也罢,卫八处士也罢,都要放下当年的话题,体味一下彼此现在的生活了。那现实是什么呢?下四句“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。怡然敬父执,问我来何方?”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当年分别的时候,你还没结婚,如今重逢,你都儿女成行了。其实这还是在呼应刚才那句“少壮能几何”啊。孩子是最容易让人产生年龄感的。孩子都长这么大了,我们能不老么。也不正是我们今天见到老朋友的时候,最常有的感慨么。那看朋友的孩子就和当年的朋友一样。所以诗人亲切地看着卫八处士的孩子,而孩子们也非常懂事,恭恭敬敬地拜见父亲的老朋友,亲切地问诗人“从何而来”。多温暖的画面啊。那诸位,接着该怎么写呀?

既然提到了孩子们的问题,一般人都会接着回答,自己从哪来,到哪去吧。可是杜甫什么都没说,而只是“问答未及已,儿女罗酒浆”,一笔就带过去了,真利落,真干净。那为什么一笔带过啊?这就是真是的生活啊。咱们中国人最实在了,客人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要张罗吃饭。所以这时候的问和答都是匆匆忙忙的,而且儿女对父亲的朋友真的有那么有兴趣吗?肯定是礼貌大于兴趣啊。在这种情况下,作为父亲的定然会让他们赶紧去张罗饭,把真正聊天的时间留给自己。

所以这句话还有另外一种写法,“驱儿罗酒浆”,我个人觉得更好。想想看,孩子们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问候,的父亲就开始赶他们了。怎么赶呢?“快都别围着杜叔叔了,赶快去打酒,让我和杜叔叔好好喝一杯吧”。想想看,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如在眼前啊!

 孩子们去张罗酒了,那光有酒还不够啊。旅途的劳累需要踏实的饭来安顿。接下来这两句非常经典。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,诗人突然到来,卫八处士家也没什么储备,外面又下起了雨,怎么办呢?幸好啊,自家菜园里种着韭菜,就冒着雨到园子里割一把韭菜下饭吧。那掺着黄米的二米饭,刚刚煮好,又香又热。这两句话看起来多写实啊。其实背后也有典故。当年东汉的名士郭泰,在洛阳一边读书一边种菜。有一天傍晚,他的好朋友范逵突然来访,郭泰就冒着雨去院里割韭菜来款待朋友。杜甫其实是拿他们两个人的故事来比卫八处士和他自己。同样的好友,同样的春天,同样的雨夜,同样的情谊。

但是呢,这两句话写得真漂亮,比原来的典故好多了。按照原来的典故,郭泰是用韭菜给范逵下面条吃,这当然也很好,但是哪有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漂亮啊!大家想一想,韭菜是绿的,还带着冷雨,而黄粱是黄的,还冒着热气,一黄一绿,一冷一热,多搭配啊。不是珍馐美味,却是家的味道,觉得特别踏实。古往今来,还有比这更温暖人心的吗?

那酒暖了,饭好了,这时候作为主人的卫八处士举起了酒杯,“主称会面难,一举累十觞”。卫八处士说,“时逢乱世,见面不易啊,咱们就多喝几杯吧”。说着呢,自己就一连干了十杯。“十觞亦不醉,感子故意长”,连干十杯也不醉,是因为酒量大吗?当然不是。是因为主人的心意太诚,感慨太深,一切都放在酒里,所以才这样一杯一杯复一杯,这不是不醉,这是不惜醉啊!主人这样,诗人呢?诗人“感子故意长”,我感动于你对老朋友的情深意长,毫无疑问,诗人当然也是一醉方休了。

那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,本来从“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”,到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,气氛都是温暖的,甚至是热闹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说到两个人喝酒,本来应该是更热闹的场景,我们的心反而会觉得往下沉了,到底为什么呢?看最后两句吧。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  “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”,明天我就要越过华山,踏上新的旅途了。咱们两个之间将再次隔水隔山,世事难料,后会难期啊!原来问题出在这。欢乐仅仅属于今宵,今日一别,后会难期,怪不得刚才的酒里有点拼醉的那种沉痛感了。这真是说不尽的感慨啊。和开头有呼应的那么严格。开头是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,结束是“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”,这样的聚少离多不是咱们两个人的事啊,这就是人生,这就是世事啊!一种人到中年后才能体会到的一种巨大的沧桑感,一下子就笼罩了我们,这就是老杜的沉郁顿挫呀。“聚散无长,别亦会难”,经历了安史之乱的诗人固然感受得深,就算是我们,也会情不自禁的产生带入感,为之深深地感动吧,这就是诗的力量啊!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蒙曼老师备好诗词美味,邀你入席

讲那些美得让人心醉的佳句

一起经历喜怒哀乐,体验百味人生


长按下方二维码免费收听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25.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

赞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